从细分领域切入 给无人机找到盈利模式

日期:2016-03-22 08:52 作者:石家庄新闻网
 

  □文/本报记者 安文联 图/李晓波

  最近,很多人在朋友圈晒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刘晟博的团队则忙着培训无人机操作员,推广他们的专业无人机。

  “近半月以来,我们几乎天天在外面,前几天在高邑我们用了两架无人机,演示农药喷洒,一天时间为八百亩小麦喷施农药,并用一架航拍机记录了喷施过程。”刘晟博说。“当别人在玩消费级的无人机时,我们前年就开始做专业无人机的研发销售了。我们是国内第一批敢下地干活儿的无人机公司。”

  刘晟博团队去年销售了22架无人机,今年开春没几天,赞皇县一个地方就订了八架无人机。“在专业领域,无人机的用途越来越广,这个市场无限大。”

  刘晟博从2014年开始进入无人机研发领域。在此之前,他已经玩了十年的航模,参加过多次航模大赛,酷爱直升机(航模)和多旋翼飞行器。

  2014年,国内无人机行业处于起步阶段,刘晟博拉着他的一个朋友开始做无人机。“我们两个,我学的是数控加工,他学的是自动化,都喜欢无人机。我们用了半年时间,几乎跑遍了国内所有做航模的厂家,而这些航模厂家,也是目前国内无人机市场的主力。”

  “我们卖过航拍机,但跟专业级的无人机来比,航拍机显得太简单了。”刘晟博说,创业初期,要做无人机的重度垂直市场。“做航拍机,我比不过大疆,它做通用的,我就做专业的。它做专业的,我就做垂直领域的细分市场。总之,避开大佬,各走各的,创业的时候,离大佬太近,不是好事儿;离得太远,也不行。”最重要的一点是,航拍机飞得高,随着国家对空域的管制越来越严,航拍机的市场开拓也是一个问题。

  刘晟博最后把机型定义为农业专用无人机。他说专用无人机跟消费级(数千元)的无人机(比如航拍机),有很大不同。“航拍机在天上飞十几分钟就行了,顶多半小时。做植保的农业无人机,需要连续飞七八个小时,在盛夏的话,天气非常闷热,对动力系统、飞控算法、机体强度、散热都有很高的要求。”

  刘晟博的团队从2014年11月到去年6月,一直在研发、优化他们的第一款无人机。期间解决了电机散热、电磁干扰、飞控算法、结构刚度等一系列问题。“到了去年6月,我们对外演示时,无人机可以在五分钟内携带10公斤农药喷施10亩左右的玉米大田。大大提高了作业效率,这个时候,他们的产品已经非常成熟了。”

  今年开春以来,刘晟博一直在外面做无人机操作员的培训、演示、推广。“外面的主要客户是专业种植大户和农业合作社。无人机销售出去后,每年满打满算也就五十天左右的有效使用时间,其他的时间呢?我们要给这些无人机找活儿干。”

  “去年半年的时间,我们销售出去的无人机喷施了七万七千亩大田,病虫害爆发时,快速高效地为种植大户解决了病虫害的困扰。如果单靠传统的人工作业,需要更多的人,效果也不如无人机理想。”

  今年,刘晟博说团队准备成立飞行平台,组建飞方联盟。无人机销售出去后,客户可以委托管理。“我们帮客户找活儿干。前几天,高邑的两个客户带着合买的无人机去了海南,他们要为当地的柑橘做农药喷施作业。我们通过这个飞行平台,为无人机找到盈利模式,解决它的闲置问题。”

  “我们一点也不担心无人机市场的竞争。省内做农业专业无人机的公司很少。即使将来多了,也只会把这个市场做大,共赢。仅石家庄市就有500万亩左右的大田,在病虫害爆发时,需要多少架无人机呢?计算不过来。放眼河北省、华北地区、再远一点到全国呢?这几乎是一个数不过来的市场。我们团队目前只不过是在这个大市场中切了一点点蛋糕而已,加入的创业公司越多,蛋糕才能更大。”刘晟博说,他的团队要做的是,继续研发更好的产品,优化飞方联盟,在盈利模式和售后服务上持续发力。

  “从去年开始,陆陆续续有投资人接触我们,要投资。我的观点是,我们现在不太缺钱,缺的是把产业做大的思维和模式,并让这个模式永续下去。我们欢迎资本,但更欢迎创业思维。”



文章评论
截至2018-04-25 :06:45 共收到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
2018-04-25 :06:45


2013 通航在线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5000566号   邮箱:1371506280@qq.com


关于我们 隐私条款 使用帮助 投搞方式 友情链接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