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虎视”通航产业 支招政府棋下何处?

日期:2015-10-26 15:34 作者:中国新闻网
  温州兴龙航空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兴猛近来很忙,因为他的飞机专卖店不日就将开业。就在最近,浙江省发改委和交通厅联合出台《浙江省通用机场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在业内引起反响。作为浙商中首批“吃螃蟹的人”,李兴猛感叹,“这对航空业是个利好消息!”

  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发展,无人机与私人飞机需求急速上升。新出炉的《规划》中提到,“十三五”期间将投资约80亿元建设40个以上通用机场。由此可以看出,通用航空产业制度瓶颈有望消除,从而在未来取得更大发展。

  《规划》的出台给拥有“通航梦”的浙商们打了一剂强心剂,他们开始全面布局通航产业,造机场、卖飞机、造飞机……通航产业这一尚未开垦的“处女地”成了投资者们的“香饽饽”。

  在专家和业内人士看来,通用航空产业链的完善及未来其所带来的辐射效应将极大促进浙江乃至全国的经济,但是发展通航产业,还需不断加大低空领域的开放程度,政府需要顶层设计,在政策上支持投资企业,并且要做好软件配套政策。

《规划》被喻强心剂 浙商“飞天梦”指日可待

  无机场,不通航。就像高速公路之于汽车产业的发展,通用航空机场的规划布局无疑给通航产业注射了一剂强心剂,航空业似乎正引爆资本的逐鹿战,通航产业是否即将迎来黄金时代?

  “通航的兴起跟地方经济发展程度有关。”温州大学商学院教授张一力告诉中新网记者,温州人比较超前,他们在国外看到直升飞机,就争先恐后买直升飞机,但当时国内低空空域没开放,“飞天梦”就不了了之。

  的确,温商早将目光投向通航产业。据报道,1991年7月,王均瑶开辟了国内第一条私人承包的温州至长沙的包机航线,后又组建了国内第一家民营包机公司。

  “通用航空未来发展前景是很好的。”李兴猛他们也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早在《规划》出台前,他就一直在做通航的包机业务,其公司在全国各地有几十条航线,但是发展受到政策限制,每次飞行都要进行报批等,手续相当麻烦。

  “原来浙江有几十家通用航空公司,(现在)有些处于停顿状态,真正运营的没有几家。”浙江虹湾通用航空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周伟民坦言,原因是之前机场建设不成熟,飞机没有起降点,飞机飞不起来。

  因为政策的限制,就连浙江第一个通用航空机场——建德千岛湖通用机场有限公司,也遭遇了亏损的状态。

  “肯定亏损,现在哪有机场赚钱的。”该公司副总经理蒋红芳告诉中新网记者,在通航领域有两句话,飞不起来,落不了地,因为机场要形成网络交通运输功能,“现在我(飞机)出去以后转半圈还得回到我这里。”

  因此,对这些浙商来说,《规划》的出台让他们看到了曙光。

  “它是通用航空产业发展的基石,是一个基础设施的建设,要让通用航空产业发展,必须基础设施先行,飞机还要停得下,有地方停。”周伟民说。

  周伟民的公司主要业务是飞机维修,今年6月份,周伟民就跟千岛湖机场签约,预备将新建的第一个维修基地就建在该机场。

  而此前一直从事包机业务的李兴猛,也将业务进行了拓展,首先他将目光投向了停机坪的建设,希望今后让温州每个县市村都有停机坪,不仅如此,他的飞机专卖店也即将开业,下一步他还有意将产业延伸到飞机制造、组装等。

  “(浙商)就想占一个位置,先观望,等政策相对明确了,再投资,越明确,投资的越多。”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史晋川表示。

  周伟民说,《规划》的出台说明通航产业的发展方向更加明确了,“说明我们的判断和对市场的预测是非常正确的,对我们来说,增加了投资信心,我们要增加(投资)发展。”

通航产业被喻未开垦处女地或成新经济增长点

  何为通用航空机场?与民用运输机场不同,通用航空机场是专门承担除旅客运输和货物运输以外的其他飞行任务,比如公务出差、空中旅游、空中表演、空中航拍、空中测绘、农林喷洒等特殊飞行任务。

  “低空经济在中国相当于还是一块没有开垦的处女地,这个领域的开放开发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式转变,特别是对于产业结构调整、自主创新等都有大影响。”史晋川说。

  巨大的人流物流,超常的信息能量,广袤的辐射区域……大型机场,往往被比喻为区域经济的发动机和翅膀。

  据报道统计,民航业对当地经济发展的带动系数在1:8以上。每增加100万旅客,将带来1.3亿美元收入,创造4000个工作岗位;每新增10万吨国际航空货物,不但能创造出2400个工作岗位,同时将带动50—60亿美元的进出口额。

  尽管数字不一定如此精准,但在业内看来,通航产业对当地经济的带动是一定的,尤其是对旅游经济的带动作用不可小估。

  “按照通航产业及旅游产业的投资产出比换算,可使(温州)文成旅游及产业经济整体每年提高10-15个百分点。”重庆保元集团副总裁李漆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到。

  “我们可以搞海陆空服务,把直升飞机、游艇连在一起,打造世界顶级的俱乐部,就可以吸引很多的顾客来温州旅游。”即将打通整个通航产业链的温商李兴猛畅想道,一旦在温州将通航产业发展起来,全国各地都会跑到温州旅游,对整个温州经济都会有带动。

  “带动是肯定的。”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副总经济师、经济研究所所长朱李鸣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举例称,此前,舟山推出了飞机旅游,通过直升机和小型飞机飞到东极岛,这一“空中模式”对海岛旅游就产生了带动作用。

  “现在国家的物流非常发达,尤其是浙江省,他们(物流企业)都在民用机场建货运基地。”周伟民认为,通用航空的发展对物流经济也有推动作用。

  张一力表示,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正在调整经济结构,原来的制造业逐步向服务业发展,通航产业的发展能促进消费,是经济的转型提升,完全符合新常态经济的情况。

  不仅是对旅游、物流等经济产生带动,史晋川还认为,通航产业的产业链非常长,会给相关企业带来很大收益,而且不仅是省内,还可能对省外产生外溢效应。

低空领域放开受期待 业内盼政府顶层设计

  有人说,现在的通航产业就是30年前的汽车业,30年前开一辆桑塔纳就很稀奇,和现在开飞机是一个道理。

  据报道,目前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巴西是全球通用航空最发达的四大国家。其中,美国通用航空器世界占有量超过三分之二;加拿大、澳大利亚、巴西通用飞机也都有上万架以上。上述国家空域开放、政策支持与基础设施建设完善为通用航空的高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中国通用航空产业与以上四国相差巨大。作为投资通航产业的浙商,周伟民也深深认识到“飞天梦”还仍需时日实现,“中国跟欧美的情况还是有本质区别,我们国家人口多,土地资源紧张,(所以)还是要按照我们中国的国情来,一下子不会发展到这么高的高度。”

  “不是投资了就马上能挖到金,飞机还是要慢慢飞的,不是马上能飞起来的。”通航产业未来前景光明,但周伟民看到了目前面临的一些挑战,“投资很大,投资回收期很长,运营费用大,专业人员缺乏。”

  张一力告诉记者,为了培养通航专业人才,温州大学跟美国合作开了个飞行学校,今年已经开班。

  《规划》的出台是第一步,李兴猛认为还要低空领域开放,不然想飞飞不了。

  “实际上通航根本不需要管制。”温州当地著名经济学家马津龙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就说,美国其中一个州有120多个飞行社区,一个社区里面的所有居民用飞机和直升机当交通工具的,但是在中国,不但要受到低空限制,停飞机费用、学费、汽油费等都很高。

  “放开是没错,但是要保证安全情况下,怎么保障安全,机场空管部门能够掌握情况,能够报警,出现异常可以处置……能够做到这些就可以完全放开。”蒋红芳说。

  这些专家还表示,通航产业要成熟发展还需要政府的顶层设计。

  “投入不解决,机场怎么盖。”李兴猛说,通航产业需要政府政策上的扶持,如税费、投入等。

  “整个产业链详细配套的东西需要具体化。”周伟民说,现在他们还在跟千岛湖政府方面商量,是否能在国家还没出台政策之前,当地政府给予配套政策,如税收政策、投资政策、高新尖人才培养引进等。

  “美国这样的(通航产业发展好的)国家,它的低空资源有一套什么样的管理体制,先拿来看看,再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做相应修改。”史晋川说,中国政策统一颁布后,民营企业家就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之后就形成稳定的预期,大家就敢投资了。


文章评论
截至2018-12-10 :15:47 共收到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
2018-12-10 :15:47


2013 通航在线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5000566号   邮箱:1371506280@qq.com


关于我们 隐私条款 使用帮助 投搞方式 友情链接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