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市场乱象丛生 安徽尚未查处过“黑飞”案件

日期:2015-03-18 09:44 作者:中安在线
随着时代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乘坐甚至驾驶飞机遨游蓝天,种类繁多的飞行器更是屡见不鲜。可很少有人知道,只要离地起飞即须报请飞行管制部门审批备案,否则被称之为“黑飞”。受驾驶技术、飞行器性能等诸多因素影响,“黑飞”不仅扰乱低空飞行秩序,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机毁人亡。然而,对于这些隐患,飞行爱好者和飞行器使用者们或不以为然,或认识不足。记者调查发现,飞行市场乱象丛生,而低空开放细则却尚未出台。截至目前,我省尚未查处过一例“黑飞”案件。

自学开飞机

他想过足“飞天瘾”

钱德银是一名飞行爱好者。去年中秋假期,他乘坐朋友的私人直升机从常州飞回老家郎溪县,在当地引发了不小的轰动。日前,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联系上钱德银,他正在自学驾驶飞机。“等学成了,我也打算买一架来开!”不过说起“黑飞”,钱德银直言他也很讨厌。

好友教他驾驶飞机

今年42岁的钱德银是郎溪县建平镇人,和几个朋友一起在常州做五金生意。提起私人飞机,钱德银掩饰不住兴奋。他的好友沈本忠也是一名航空发烧友。

自从去年中秋乘坐沈本忠的私人飞机回老家,过了一把“飞天瘾”

后,钱德银开始琢磨学开飞机。沈本忠自告奋勇成了他的“私人教练”。

“学起来挺难的,手脚要配合好,反应要敏捷,掌握好平衡最关键。”钱德银说,刚开始学,飞机总是左右倾斜,忽上忽下,颠得他想吐。好在朋友及时纠正。“可以说是有惊无险吧。”

当问及为何不去正规培训学校考飞行驾照时,钱德银直言,考驾照要先过体检关,还要学理论课,没有半年拿不到证。“太麻烦了,而且很多人过不了体检。”钱德银说他只是爱好,“开着玩玩,拿不拿证无所谓”。在他看来,有朋友在一旁指导,不会出现安全问题。

学成后打算买飞机

“等学成了,我也打算买一架飞机来开!”钱德银说,他们都是自学,飞机也是半自制的。所谓“半自制”,就是从国外进口发动机、轴承、仪表等主要配件,在国内自己组装完成,而组装一架直升机要花费两三百万。

每次起飞前,钱德银和沈本忠要先找好降落点。“大概100平方米的场地就够了,比如学校操场。”然后设定好航线,全程用自行下载的手机软件导航。飞行期间,要注意避开居民聚集区、机场等区域。钱德银说,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一般飞得较低,高度在三四百米。

“飞机一旦出现故障,也是我们自己修。”钱德银说,沈本忠当过飞行员和机务工,对飞机可以说是“了如指掌”。“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还可以请教‘圈子’里的人。”钱德银表示,他们已驾驶直升机飞行过几十次,多数是朋友间交流。

条件不够无法报备

据民航监管部门介绍,私人飞机飞行,必须同时具备三个条件:取得民航局核发的飞机适航许可证,飞行员取得飞行驾照,飞行前要向民航监管局和空管报备。而这些,钱德银他们都不具备。

“其实我们也很讨厌‘黑飞’。”钱德银无奈言道,出发前尽管制定好了详细的飞行线路,但每次仍提心吊胆,怕扰民,怕被人举报。“通用航空审批手续太繁琐,我们圈子里的人多次和华东航管局联系,并送去报备资料,但都办理不了备案。”为此,钱德银和朋友们只在一两百公里以内小范围飞行,且从不承接商业项目,“就怕出了事担责任。”

去年,有媒体报道我国《低空空域使用管理规定(试行)》征求意见稿已经成型,将逐渐放开对低空的管制。对于像钱德银这样的飞行爱好者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钱德银希望能尽快出台细则,“能划清低空飞行的航线航道,制定航空路线图,告诉我们哪里能飞、哪里禁飞。”

[1] [2] 下一页

飞机洒农药

刚“上岗”机毁人亡

三年前的那次坠机事故,让望江县惠民植保合作社办公室主任沈新民记忆犹新。“那是安庆市首架植保作业飞机,一共才飞了三次,累计时长不到7个小时。”沈新民说,要不是事故调查人员告知,他压根不知道什么叫“黑飞”。惨痛背后,他所在的农业合作社付出了上百万元的沉重代价。

首次作业遭遇意外

望江县惠民植保合作社自有土地面积超1.6万亩,是当地最大的一家农合社。2012年6月16日,合作社全体社员出资近百万元,从湖北一家航空公司买了一架A2c超轻型飞机,用于喷洒农药。哪知第一次“上岗”,发生了意外——飞机坠入湖中,机毁人亡。

事发地点位于望江县凉泉乡泊湖水域。沈新民向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回忆,2012年7月25日,飞机从泊湖湖面起飞,滑行约1000米,飞离湖面有十多米高,突然“啪”的一声响,机头向下,坠入湖中。从起飞到坠落,不过短短几分钟。

等把飞机驾驶员送到医院,为时已晚。据悉,驾驶员年仅24岁,马鞍山人,是合作社从我省一家农林病虫害防治公司请来的。

“实在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飞机从买来到坠毁也就39天,累计飞了6小时50分钟。”沈新民说,作为安庆市首架植保作业飞机,A2c飞机每一次飞行都记录在案。首飞仪式由南京军区退役飞行员完成,机械性能均显示正常。

飞机报废再赔30万

事故发生后,合作社出资将飞机残骸打捞上来,并自费运往湖北的航空公司,截至目前没有任何下文。

“我们怀疑是机械故障或驾驶员操作不当导致事故发生,可调查结论至今没有出来。”沈新民说,民航安徽监管局和省、市安监部门派人对飞机失事原因进行调查,“当时只是说低空飞行没完全开放,相关规定和细则不完善。”沈新民表示,按照调查组说法,如果要落实责任,得联系第三方进行事故原因鉴定,可能需要两三年,花不少钱。

飞机已经报废,仅此一项就损失近百万元。与此同时,合作社还面临飞机驾驶员家属的巨额索赔。在当地有关部门调解下,合作社接受了赔偿协议,社里承担30万元,驾驶员所在公司赔付85万元。

“现在知道了,当时属于黑买、黑飞。我们连飞行报备都没听说过,却搞得社里欠了一身债,真不该啊。”沈新民有些后悔。

涉事公司避谈“黑飞”

昨天,记者在网上查看身亡驾驶员所在的安徽康禾农林病虫害综合防治有限公司,发现该公司专门成立了飞机防治部,旗下有A2c、R44、运-5等多个作业机型,飞行高度最高可达4500米。

“我们有8架飞机,都是从湖北那家航空公司采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双方有着长期合作关系,在湖北那家航空公司介绍下,他们才派出驾驶员去帮助望江县惠民植保合作社开飞机,没想到会出现机毁人亡的悲剧。

作为一家长期从事农林病虫害防治的涉飞公司,为何在没有报备的情况下允许驾驶员“黑飞”作业?对此,该工作人员称她也不清楚,而公司负责人在外出差,不便接听电话。

□说“黑飞”

◎开着玩玩,拿不拿飞行驾照无所谓。等学成了,我也打算买一架来开。

◎其实我们也很讨厌“黑飞”。每次出发前尽管制定好了详细的飞行线路,但仍提心吊胆,怕扰民,怕被人举报。

◎希望国家能出台相应细则,划清低空飞行的航线航道,制定航空路线图,告诉我们哪里能飞、哪里禁飞。

——飞行爱好者钱德银

◎要不是事故调查人员告知,我压根不知道什么叫“黑飞”。现在社里损失上百万,实在不应该。

——望江县惠民植保合作社办公室主任沈新民

◎是别人介绍后,我们才去帮合作社(指望江县惠民植保合作社)开飞机。我也不清楚驾驶员为什么会“黑飞”作业。公司负责人在外出差,不便接听电话。

——安徽康禾农林病虫害综合防治有限公司一名工作人员


文章评论
截至2018-07-18 :01:10 共收到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
2018-07-18 :01:10


2013 通航在线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5000566号   邮箱:1371506280@qq.com


关于我们 隐私条款 使用帮助 投搞方式 友情链接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