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京飞行小镇初具规模 各厂商也拼价格战

日期:2015-01-18 14:06 作者:北京晚报

  “飞翔,大概是人类最古老的梦想之一。从莱特兄弟开始算,我们人类飞上天空才100多年历史。也许在明年,我们北京的老百姓,就能开着自己的飞机,去延庆看长城、去张家口看草原。”

  阳光透过高大的落地窗,洒在张长义黝黑的脸颊上。此时的老张正靠在屋内“蝙蝠”滑翔机的机翼上,眺望着屋外的“风旗”,“等一会儿风小了,我得带着这几个客户去飞一飞”。张长义,曾经是“中国滑翔伞第一人”,去年成为中国首家飞机超市的老板,现在正在立志打造环绕北京的飞行小镇。

  据《解放军报》近日报道,在2014年底落幕的全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工作会议上,我国目前正在沈阳、广州飞行管制区,海南岛,长春、广州、唐山、西安、青岛、杭州、宁波、昆明、重庆飞行管制分区进行真高1000米以下空域管理改革试点,力争2015年在全国推开,标志着我国低空空域资源管理由粗放型向精细化转变。

  这是张长义盼了快30年的一条新闻,“开放低空”意味着自由飞翔成为可能,飞机也将接近寻常百姓的生活,“其实,飞机不是什么奢侈品,它是一种工具,是交通工具,也是生产工具,30年前,大家都觉得汽车是奢侈品,现在呢?谁能想到普通人就能自己买车。飞机,其实也是一个道理。”

  30年前“找滑翔伞找到一顶帐篷”

  北京城北,昌平区北七家镇郑各庄村温都水城东侧,有一小块停机坪,坐落在西沙工业区内。停机坪边是个不起眼的小院子,院门边的风旗迎风招展。附近的村民并不确切知道这个院子里是做什么的,但他们几乎每天都能听见飞机引擎的轰鸣。这里就是中国第一家飞机超市,张长义是这里的老板。

  飞机超市最初被舆论关注,源自2013年春天一则关于“飞机送馄饨”的网络传闻。张长义笑着说,那时候飞机超市刚刚开业,用直升机送馄饨只是为了向客户展示性能。

  “即便是现在,中国人出门旅游都坐得起飞机了,但看见私人飞机还是有一种‘猎奇’的心理。其实在国际上,不说欧美,就算是在韩国,私人飞机都已经非常普及。在中国,咱们还刚刚起步。”

  张长义的院子里,养了几只天鹅和大雁,这个飞了快30年的老飞行员,总是喜欢在天气好的时候,抬头看看天,“飞一会儿”几乎是他的唯一爱好。27年前,当张长义把兴趣点落在飞行上时,他自己都没想到会成为中国民间飞行领域的“头雁”。

  上世纪80年代,张长义是文化部下属北京图书馆的一名普通员工。一次在慕田峪长城游历,让他见到了当时的新兴运动滑翔伞。“是几个老外在玩儿,当时谁见过那玩意儿啊,电视上都没演过。”对一个在胡同里长大的北京孩子来说,关于飞行的想象多半由“风筝”、“竹蜻蜓”或者“纸飞机”生发,色彩鲜艳的滑翔伞,实在是一种“脑洞大开”的极致创意。

  几经打听,张长义才知道,这种能带着人飞起来的新玩意儿,叫“滑翔伞”。一个原本整天埋在图书馆故纸堆里的北京小伙,突然间被激发出对飞行的强烈渴望,他开始满大街寻找“滑翔伞”。在当时著名的体育用品商店“祥云体育”,他比划着向店员描述自己的需求,店员半懂不懂地回复:“后面仓库里好像有一个这东西,老外送来的。”张长义兴奋地跟着店员进仓库寻找,结果,找到的却是一顶“帐篷”。

  “那时候,咱连帐篷都没见过,更别说滑翔伞了。”

  最终,1987年,张长义用宝贵的“外汇”从几个境外友人手里,买来了第一只“滑翔伞”。从那以后,每个周末,一辆“天津大发”,张长义载着滑翔伞,带着几个同事,跑到燕山去“野”、去“飞”。当他操纵着滑翔伞,颤颤巍巍地冲入蓝天时,那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畅快让他笃定,这一生将与飞行难以割舍:“那种视角是完全不一样的,站在北京城的土地上,几十年看到的景都是平视的、仰视的,飞到1000多米的高度,朝下看,找熟悉的路、河、大楼,感觉太奇妙了。”

  完全自学的张长义,跟所有可能的行家请教,但他发现,在国内他自己就算是专家了。

  “没人教,谁教啊,都没人会。在路边,有外国人看见我们玩,会主动跟我们交流,我们就学一点儿。有什么不明白的,人老外再回国去问,回北京再转教给我们。”老张说,脚骨三次骨折,就算是他学习滑翔伞支付的“学费”。

  米26汶川地震时起了大作用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下海潮,也影响到了“体制内”的张长义。他也下海了,开始做买卖,另一方面,他继续上天,参加比赛,拿冠军,出国飞。随着眼界越来越开,滑翔伞已经不再能满足他越飞越高的梦想。老张开始接触滑翔机、固定翼飞机、直升机,为了“玩儿得”更好,他开始组建俱乐部,搞航联公司。

  时至今日,老张在聊起他接近30年的飞行史时,都觉得自己挺“败家”的,“跟我们一起做买卖的,早就都发了。我这一飞,一发不可收拾,生意也收拾不起来了”。问老张,飞行是不是一个太奢侈的爱好,他想了想说:“你要说学飞机,那是不便宜,但是飞机本身是不是个奢侈品?我觉得不是。你说车是奢侈品吗?按30年前的老眼光看,是。现在,不是了。飞机也是一样,我觉得飞机是个很好的工具。”

  最让张长义感到震撼的是前苏联研制的世界最大直升机——米26。汶川地震时,一架米26正好在中国,正被某公司租赁来护林防火。得知灾难发生,这架米26从东北直飞四川。强大的起降能力,让它能直接把一架几十吨重的挖掘机吊送到唐家山堰塞湖坝顶,大大加速了堰塞湖的抢险进程。“大家就只看到它运挖掘机了,其实,这架直升机作用大了,一次能运送100多个灾民,还有往灾区送物资,一次就是几十吨。”

  2011年,米26直升机又一次参与了扑救泰山余脉的森林大火。“当时,米26正往东北飞,刚过山海关,一个电话过来就往南飞到泰山。从湖里提溜三桶水,都没落地就把火浇灭了,调头又飞回了东北。”

  在张长义看来,飞机作为一种交通和生产工具,其实用性远大于奢侈意义。飞机超市开业一年多以来,购买飞机尤其是直升机的客户,多数是出于建立在兴趣基础上的商务诉求。“直升机买回去,不只是自己乘坐,还可以出租、搞航拍、旅游观光等等,玩儿的同时把钱也挣回来了。”

  张长义自己的飞机超市,就不仅仅是出售飞机,同时还提供农林、摄影等服务。

  将来“半小时从北京飞到赤城”

  最近,张长义突然特别忙。开放低空的消息一传出来,到飞机超市来看飞机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下午就好几拨,东北的、山西的、江浙的都有。

  进了飞机超市,首先映入客户眼帘的就是飞机成品,滑翔机、直升机,从几十万到上千万元价位不等。负责介绍的是销售经理,而张长义作为老总,同时也是飞行员负责带客户体验。只要天气允许,他就会打电话给空军空管部门报备,随时做好起飞的准备。

  而开放低空的意义就在于更自如地起飞,“开放低空,已经说了快10年了,现在终于有些眉目了,都说2015年会有动作,但是细则还没出来。参照国外惯例和我们的理解,在划定的开放范围内,1000米高度以下私人飞机可以不必向军方报备,随时起降。”

  张长义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低空开放的那一天做铺垫,比如飞机超市。在超市这个形式出现前,中国私人购买飞机必须跟欧美厂家直接联系,价格并不透明。

  “现在超市这种模式,实际上已经打破了原来采购体系。逼得各大厂商在我们超市这里竞争,打价格战。我们的客户现在买飞机,已经比以前便宜多了。”飞机采购渠道在渐渐建立起充分的市场竞争,就像30年来汽车销售竞争越来越充分一样。

  “汽车要跑起来必须先把路修好,咱们的高速公路建设也是最近30年的事。飞机要飞起来,道理也一样,必须得有机场,私人机场。中国现在没有私人机场,首都机场那么忙,不可能让你用啊,所以得建私人机场。”

  而这也在张长义的规划当中——他正在致力于在河北赤城、山西忻州、内蒙古多伦、吉林长春等10个城市打造一个环绕北京的“飞行小镇”。目前,河北赤城的“飞行小镇”已经初具规模,2015年初将进行跑道硬化。

  “现在,从我们北七家这儿去赤城,高速还没有修通,得翻山,120公里,开车得走俩小时。但是我们开直升机飞过去就半小时。以后,等飞行小镇建好了,我们去赤城,去内蒙古、山西、东北,就是一次说飞就飞的旅行。”



文章评论
截至2017-12-16 :05:42 共收到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
2017-12-16 :05:42


2013 通航在线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5000566号   邮箱:1371506280@qq.com


关于我们 隐私条款 使用帮助 投搞方式 友情链接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