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长义

人物介绍

1989年夏天,在张长义还是北京图书馆的一名印刷工的时候,一次慕田峪长城之行,改变了他的命运轨迹,使他成为中国大陆飞行滑翔伞的第一人。

那本来是一次平常的野游。张长义和朋友们来到慕田峪长城。他无意中抬头一看,高高的蓝天上,一些色彩艳丽的花朵正在飞翔。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不知道这就是滑翔伞。他看着这些载人的花朵在天空中自由的飘浮、飞翔,心中激动不已。他摇着双臂,向天空中呼喊着,在崎岖的山路上奔跑着,追逐那些飞人。他从平地追上了峰火台,又从峰火台沿着陡峭的山路追下来,整整追了两个多小时,一路磕绊,全身汗水。最后在长城脚下的停车场追上了那些正在收伞准备离去的人。那一天张长义才知道什么叫滑翔伞,也就是在那一天,张长义拿着父亲在坦桑尼亚作援外劳工时积攒下的全部外汇一共800美元,作了他有生以来第一桩最大的交易:从那些在长城飞翔的台湾人手中买下了一顶滑翔伞。

没有教练,全部技术仅靠自己摸索,不知摔过多少回,数不清身上青青紫紫有多少块,他和他的同事们契而不舍地磨练着。他们的精神感动了不少在华工作的外国滑翔伞爱好者,这些外国友人给予了他们无私的帮助和指导,并帮助他们同国际航联取得联系。这援助对他们是划时代的,对中国的伞翼滑翔事业也是划时代的,因为在此之前国际航联根本不知道中国也有人从事这项运动。

这之后,以他们为代表的中国伞翼滑翔运动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国际航联开始不定期地对他们进行技术指导,他们也选择了北京昌平县境内地形风向均适宜的莽山作为训练基地。1993年,在温州举行的海峡杯伞翼滑翔比赛上,初试锋芒的他们取得了不俗的战绩。紧接着便一发而不可收了,不光参加国内的比赛,连国际比赛他们也自费去参加,不为别的,就想学点新东西,玩得更精。
  
华联俱乐部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开展伞翼飞翔最早的俱乐部,它拥有一支专业化的、高素质的教练队伍和众多会员。及至目前为止,全国85.2%的伞翼飞行员都出自华联俱乐部。为了更好地推广此项活动,提高飞行技术水平,华联俱乐部还聘请外籍教练组协同执教,并经常进行航空体育方面的国际交流,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华联航空俱乐部里,房梁上下,墙壁上上,橱柜里外,到处充满了在这段创业历程中值得怀念的片段和令他们骄傲的记录。

拥有飞伞
滑翔伞在经历了憧憬和自制的尝试后,1989年的夏天,张长义和几位朋友去慕田峪长城郊游。漫步间,几顶盘旋在蓝天白云和逶迤长城间的伞,使他的眼前再也装不下其余的景色。剩余的几个小时里他和他的朋友们便追逐着这几顶伞,从这个烽火台到那个烽火台。伞借着风力悠闲地飘来荡去,而他们几个发烧友则汗流夹背地竭尽腿力,那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拥有一顶真正的伞。

终于在伞降落的时候他们追上了,看着满头大汗的他们,几位来自台湾的旅游者诧异于大陆竟有如此执著的伞翼滑翔爱好者。他直接了当地提出要买一顶伞,台湾旅游者还要赶去下一个景点,便说真有诚意晚上到宾馆来谈。

当晚在宾馆,两岸的同道者进行了十分融洽的交流,他也得到了台湾朋友的一个十分友好的价格——800美元。这样一顶新伞在当时国际市场上的售价约为3000美元,而现在则达到5000美圆。价格的确很公道,但800美元对于当时月薪不足30美元的他,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台湾朋友第二天就要回去了,他只有一晚上的时间筹款。

当大厨的父亲援非4年的薪金正好是800美元,这可是全家啥也舍不得用的。用800美元去买一块“破布”,当妈的怎么也想不通。他所痴迷的那不务正业的玩意儿原本是全家人反对的,这回也不知他使了什么招数,经过三个小时的说服工作,最后竟真的将那老爷子800美元的血汗钱换成了那块“破布”。
这块“破布”大约可算是大陆第一顶正规的滑翔伞了,他由此开始了真正的起飞。
 
艰苦飞行
双人飞张长义完全不知道怎样去飞!那些卖给他滑翔伞的台湾人象天上的云随风而去了,留下的只有一句话:“要在山坡上顶风起飞”。当时中国大陆还没有一个人飞过滑翔伞。张长义甚至不知道去哪里找这方面的教材。然而,飞向蓝天的梦想召唤着他,张长义决定从北京西南郊的一座120米高的山上尝试起飞。一位在航空学院上学的学生愿意作他的“教练”。

起飞前,张长义指着远方一条高压电线问自己的“教练”:“我要是飞到电线前该怎么办?”教练说:“你根本飞不到那么远。”

滑翔伞被迎风拉起来了,张长义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带向空中,几乎是一瞬间,他已经把那条高压电线抛在身后,起飞的那座山也在脚下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土坡。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热气流把张长义带向深邃的高空。对滑翔伞一无所知的张长义惊慌起来,他两只手连拉带扯不知怎样操作,滑翔伞像个醉汉从空中摇摇晃晃地跌落下来,张长义终于被重重地抛在地面上。自以为深通飞行理论的“教练”被吓得当场辞了职。张长义的双脚双腿全都摔肿了,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可是他却被一种巨大的喜悦鼓舞起来:他终于尝到了上天滋味儿。

最初的两三年是最艰苦的,张长义孑然一身探索着飞行。有一天正当他在野外摆弄滑翔伞的时候,一位在北京工作的瑞士人看到了他,这个瑞士人也是一个滑翔伞的爱好者,他没有想到中国也有人在飞滑翔伞,张长义有了伙伴,几乎每个周末他们都在一起训练,张长义带的是馒头和酱豆腐,瑞士小伙子带的是面包与香肠。从这位瑞士人那里,张长义看到了第一本滑翔伞飞行教程,也是第一次看到了高度表。但是教材是德文的,他看不懂;而高度表几百美元一个,他也买不起。

张长义每当回想起探索滑翔伞飞行的历程,都不由感慨:“那真是一步步用生命在摸索,哪像现在,我们培训一个学员一个星期内就能让他飞。”

开阔眼界
空中翱翔张长义觉得他一生中最为荣耀的时刻是1992年在温州举行的那次海峡杯滑翔伞比赛。此时的张长义已经能够借助热气流在高空中盘旋翱翔,他飞啊飞啊,在蓝天之上感受着生命的自由。直到中国悬挂滑翔委员会主席吴英诚通过对讲机向他喊话:“你快下来吧,你已经是冠军了!”这时张长义已经在空中飞行了52分钟。当年卖给张长义滑翔伞的那群台湾朋友们也前来参加了比赛,他们不能想象,这就是三年前在长城脚下仰望天空追逐着他们的那个张长义。就是这个张长义,已经成了中国大陆驾驭滑翔伞飞行的第一人。

人飞到了高空,就有了更高的欲望。1994年,张长义倾其所有,自己筹款一万多人民币,到日本参加了当年的世界滑翔伞锦标赛。这是他第一次走出国门。到了日本,他突然感到自己不会飞了。他原来不知道,在这样的大赛中并不是单纯地比试谁在空中停留的时间长,而是要飞规定的航线。所有的外国飞行员都在用GPS导航,可是张长义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全球卫星定位系统。面对外面的世界,张长义感到了自己的局限。

在日本呆了十天,张长义看到许多新东西,也想到了很多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他看到,在日本,国家是不允许砍伐森林的,可是为了发展滑翔伞运动,国家出面开辟运动场地,在很多适合飞行的山岭上砍伐林木,修建索道。整个日本从事滑翔伞运动的人多达12万。

张长义在想,滑翔伞运动不能产生直接的经济效益,可是日本政府却全力推助它的发展。为什么?张长义最终确信,就是因为这项运动能磨练一个人以至一个民族敢于冒险、敢于挑战命运、敢于去实现理想的精神。

这时的张长义已经下了决心:要在整个中国推动滑翔伞运动的发展。

实现梦想
创建俱乐部
华联航空俱乐部1994年,张长义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私人航空俱乐部――华联航空俱乐部,开始培训学员飞滑翔伞。这个俱乐部被称为中国滑翔伞运动的摇篮。5年来,中国已经有800多人从这里飞向蓝天。近些年来代表中国参加国际比赛的滑翔伞运动员,都是这个俱乐部培训的。目前除了台湾和西藏,中国各地都已经有了华联航空俱乐部的分部。

参加滑翔伞俱乐部的人80%具有高等学历,而且私企老板和白领阶层占到70%。还有就是一些生机勃勃充满理想的年轻人。他们中很多人自幼就对航空、对飞行有着浓厚兴趣和梦想。在华联俱乐部飞滑翔伞的会员有男有女,男性中年龄最大的63岁,女性中年龄最大的50岁,年龄最小的不到20岁。

张长义相信聚集到俱乐部的人都是中国的精英分子。他常对人说:“你可以去想,为什么滑翔伞运动在欧洲这么盛行,而麻将为什么在欧洲流行不起来?这之中道理深了!”

国际航空联合会主席曾来到北京,专门考察中国的滑翔伞运动。那天晚上,张长义和他培训的近百名从事滑翔伞运动的朋友在北京包下一家大众餐馆,为国际航空联合会主席一行接风。酒过三巡,国际航空联合会主席站起身说:“世界上有的民族很有钱,可是,他们中没有人飞滑翔伞。中国人并不富裕,可是几年中已经有一群人在飞滑翔伞。这说明中华民族是有前途的!”话音未落,热烈的掌声已经淹没了一切。
而张长义很清醒,他知道中国的差距。在国际大赛中,亚洲人至今还不能进入前30名。张长义认为在技术的背后有更深层的原由,亚洲人与欧洲人的飞行概念都不一样,亚洲人还没有飞,就先要找好降落的地方,而他们首先想的是怎样飞出别人没有的经历。

300万投资
为了发展中国的滑翔伞运动,张长义先后投资300多万元。张长义感慨地说:“吃亏的钱花多了。”他曾经用30多万元人民币一次从台湾买了32具滑翔伞。可是买来这些滑翔伞之后,他才知道滑翔伞要通过国际安全检验机构的认定。有些人劝张长义把这些伞卖掉,因为台湾很多人都在用这种伞飞。可是张长义说,必须对中国人的生命负责,对中国的滑翔伞运动负责。直到今天那32具滑翔伞还堆在仓库里。

让张长义作难的事情不少。俱乐部现在也没有一片属于自己的飞行场地,他们在北京昌平的蟒山上修建了一个起飞场地,用十三陵水库边上的一片河滩作降落场。这些场地每年要付一大笔租金。而更让他忧虑的是任何一个人用任何一个借口都可以对俱乐部发出停飞的命令。其实,很多阻拦他们飞行的真正原因就是想向俱乐部要钱。而张长义实在是没有挣到什么钱。他当年承包的那个印刷厂这些年生意不错,张长义每天忙于训练学员,委托他的哥哥管着厂子,厂里经营得来的利润几乎全都补贴到俱乐部的事业中。

经费是张长义最作难的事情。俱乐部培训一个学员,七天收费1500元,根本不能收回成本。多少亲朋好友认为他做这个事情太不聪明,觉得凭借张长义的能力和他那种敢玩命肯吃苦的劲头,做别的事情早就发财了。而张长义却认为挣钱当然重要,可是比挣钱更重要的是中国人需要有一种能够磨练民族精神的娱乐运动。民族在精神上不能输给任何人。就是在这种“争强好胜”的心理作用之下,张长义和他的同事们在重重艰难中执著地奋斗着。

为了提高中国滑翔伞运动的水平,张长义不惜支付可观的费用聘请国外教练。他与世界最著名的滑翔伞生产厂商签定了合作合同,向中国引进最先进的滑翔伞及其设备。几年来,张长义已经为中国引进了300多具滑翔伞。滑翔伞每六个月更新换代一次,他要尽一切力量,保证中国人永远使用最新的伞具。与此同时,张长义和他的那些已经积累起丰富飞伞经验的朋友们正在加紧编撰《中国滑翔伞教学大纲》,这本中国人自己编著的第一部滑翔伞教材初稿已经完成。

中国目前没有滑翔伞的专业运动员,可是这些年来,每逢国际比赛,华联航空俱乐部都坚持派出自己的教练员作为骨干组队,代表国家出国参赛。每个出国参赛的运动员,自己要支付一大笔费用,俱乐部也要为他们出一大笔钱。他们明明知道在这样的比赛中拿不到任何名次,但是他们仍认真地参与。张长义认为这是中国人的脸面,要让世界都看到,中国人敢冒险,中国人敢挑战任何极限。这个俱乐部培训的学员,几年来已经到日本、韩国、德国、法国、瑞士、英国、波兰、土耳其、奥地利等许多国家参加过国际比赛。

不能委屈人生
十三陵水库中国人正在执意去掌握自己的命运,不仅为了活得安全,而且为了活得更好。

中国的滑翔伞爱好者参加这项运动有各式各样的初衷,他们中有的想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感受空中飞行的自由,有的想在这里去圆自己儿时就有的飞行梦想,有的想锻炼自己的胆略,有的就是希望享受冒险的乐趣。

在滑翔伞训练场,一位一身飞行装束的36岁的女士是大学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一个研究所工作,就是因为看不惯单位里那些勾心斗角溜须拍马的现象,果断辞去了公职,自己开着一个超级市场。后来她迷上了滑翔伞,她认为人的一生如此短暂,要是屈于各种束缚,自己真正喜欢、真正爱好的事情一件也做不成,那就是生命的悲哀。这些年,她已经习惯了,要为自己的理想去选择,不能委曲人生。这可能是许多中国人的心理写照。在中国,显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珍视自己的理想,注重自我的追求。在中国人生活方式日渐改变的背后,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正在发生变迁。

据华联航空俱乐部的统计,在中国的大江南北常年坚持飞伞的人有300之众。每年到华联航空俱乐部学习飞伞的各方人士也在渐渐增多。在华联航空俱乐部的带动下,一些从这里毕业的学员又开办了新的航空俱乐部,在北京就有另外三家私人航空俱乐部在运营。张长义首次冒险飞伞已整整十年,那时他形单影只。而十年之后,中国敢于飞离大地挑战天空的已经是一大群人。

人鸟共舞
人鸟共舞昌平区北七家镇白庙村附近,北京华联航空俱乐部的张长义将自己的一架小飞机拖出机库,他的面前是800亩绿油油的草坪,他的后面摇摇晃晃地跟来了十多只大雁。将飞机预热后,张长义熟练地操纵驾驶杆,飞机在草坪上急速滑行冲上蓝天,那些大雁见主人飞远,一只只扑扇着翅膀飞起,紧随在主人的飞机后面,并在空中自觉排成人字形,白庙村的天空出现了人雁共舞的壮观景象,机雁所到之处,人皆仰头惊叹。

给大雁做头雁
张长义设在昌平区北七家西少各庄工业园的华联航空俱乐部,占地12亩的大院内,停放着几架小飞机,两处一深一浅的水潭,是张长义视为掌上明珠的天鹅大雁的栖息地,他目前共饲养着9只天鹅、26只大雁,最多时,这个数字超过100只。

从小酷爱“飞翔”的张长义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最早一批滑翔伞爱好者,1991年,他又“玩”起了小飞机。一次一位法国朋友告诉他,加拿大有一位老飞行员能够驾驶着双翼轻型飞机带着大雁飞翔,实现了他想做头雁的梦想。

真正与鸟结缘还得从在世界上广获盛誉的法国数字电影《迁徙的鸟》拍摄说起。拍摄该片时,导演雅克•贝汉找到他,请他的飞行队协助拍摄。张长义兴奋异常,专门按照影片拍摄要求改装了飞机,但因动物检疫方面的原因,导演雅克•贝汉专为影片饲养的大雁天鹅无法入境。没拍成电影的张长义从此决心自己养鸟,自己带鸟飞。

天鹅高傲大雁聪明
张长义第一次找来的蛋孵化出来的天鹅因品种不纯,飞不远而被迫放弃。第二年他精心挑选的蛋成功地孵化出了品种优良的大雁、天鹅、丹顶鹤,还没有结婚的张长义当上了“鸟爸爸”,日夜守护着他的宝贝。待鸟稍微长大些,张长义就开始带着它们飞翔。为了让鸟飞得更高更好,他几乎每天都要驾着飞机上天,鸟对他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每次飞到天上时鸟都不由自主地紧贴着张长义的身体,他不得不把鸟往外拨。
说到他的鸟,张长义变得眉飞色舞,他说天鹅很高傲,从不轻易低头邀宠,但比较笨,身体不灵活,喂它时与人交流的时间比大雁要长,和人建立感情的时间也较长,训练初期的成果不如大雁明显;相比之下,大雁又太聪明了,饿的时候会主动向人要吃的,揪人的裤腿,而天鹅就不会,到喂食的时候看见饲养员就会扑上来,这点天鹅也不如大雁,它们的反应比较慢。刚开始训练时,天鹅和大雁一看见张长义先飞走了,自己扑扇翅膀扭头飞回巢里。张长义和同伴把鸟带到陌生的地方,鸟看不见主人显得很慌张,就像迷路的孩子一样探头探脑左顾右盼,但一看到人又想往巢里飞。

“给我和我的鸟一个机会”
自由飞翔张长义最大的梦想就是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上为国人争光,根据自己的经验,开幕式当天只要天气不出现反常,他的表演能确保百分之百的成功,而且实现此举他不需要国家投入一分钱。他希望向世界展示中国“绿色奥运”的主题和盛世和谐的社会。这是张长义心中的宏愿。

张长义在夕阳的余辉中再次驾起了他的飞机,而附近的村民则聚集在一起满脸羡慕地观看,他们说若张长义能带着他的鸟出现在奥运会上,作为邻居他们也倍感自豪。“给我和我的鸟一个机会,我将还世界一个奇观。”张长义期待着实现梦想的那一天。

生存的状态有两种,一种是活着,一种是生活。飞翔能让人暂时忘掉活着的艰辛,尽情享受生活的乐趣。这是张长义的飞翔心得。飞翔带给人们的远远超乎自己的想象。当你在空中全神贯注地飞行的时候,心中没有杂念,没有压力,没有胆怯;只有一种把握自我的自豪感和满足感,一种如鸟儿一般自由的轻松感,一种能与蓝天为伴的博大与自信充驰于心。而飞翔的同时,还需要不断充实自己的知识储备,气象、地理、英语,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自己内心的活力在不断增长,自信心也象鸟儿一样展翅高飞。


人物库评论
截至2018-06-25 :10:05 共收到 0 条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还没有帐号 现在注册
2018-06-25 :10:05


2013 通航在线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编号:闽ICP备15000566号   邮箱:1371506280@qq.com


关于我们 隐私条款 使用帮助 投搞方式 友情链接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